微信图片_20200815004514


胡媛媛


对全息影像和沉浸式空间充满兴趣。
喜欢看电影,在和Cult Film爱好者们的交流中开始喜欢上奇诡浪漫的实验艺术。
既喜欢研究传统文化,又对新技术充满好奇,希望在未来创作时,能用新的形式和媒介去重新定义传统事物。

》》》定格动画《悲伤的阿迪利斯》

宽门的路的是大的,进去的人也多,但是它通向死亡;窄门的路是小的,找着的人也少,但它通向灵魂的永生。自我意志与社会群体,心之所向与社会的接受度之间该如何选择。沉默着融入群体,熄灭灵感的火花,灵魂是否能真的得到解放。如果给你一次机会,你选择走宽门还是窄门?


》》》拼贴动画《鬼怪屋》

作品致敬了大林宣彦导演的《鬼怪屋》,我为电影中荒诞古怪的奇思妙想而赞叹。作为一个Cult Film爱好者,我也想用拼贴动画的方式去创造一个我心中的鬼怪屋。
纸艺《SHE》

》》》纸艺作品 《SHE》

以纸艺的方式去塑造了一个我理想中的当代女性,她是刚与柔的完美结合体,并以此来回应当下社会中对“女性力量”的呼声。
伶

》》》文创设计 《伶》

在《伶》的创作上,我从京剧元素入手,加入了传统戏曲人物以及古戏台的设计,同时也参考了我家乡的非遗文化,融入了提线木偶头雕刻和蓝夹缬等传统手艺的标志性元素,并将它们设计成文创用品。
等春来的少年

》》》插画作品 《等春来的少年》

我对夏尔丹的古典油画《吹肥皂泡的少年》进行了改编。我将背景改为病房,一个病患少年的口罩被扯到了下巴,正穿着病服吹泡泡,另一个跟他同病房的小男孩在旁边好奇观看。
疫情时期,生活枯燥单调,,充斥着焦虑和不安,但是孩子们仍然愿意挖掘生活的乐趣,在黑暗中寻找美好,窗外枝叶新绿,阳光明媚,春天快到了。
       我想通过这个作品,表达普通民众在疫情面前仍怀着对生活的热爱和未来的希望。春天已经来了,疫情结束还会远吗?
插画《大梦敦煌》

》》》插画作品 《大梦敦煌》

作品围绕敦煌文化和佛教文化,再现了敦煌莫高窟壁画和雕塑中的人物,在继承了传统人物形象特点的基础上,我用插画的形式进行了创新,使之更符合时代的审美。一沙一世界,一尘一佛国,我大梦千年前的莫高窟,试图用画记录下这幻境般的场景。